亚博APP

亚博APP观察丨美国:为创新而生——创客运动 的经验打印

发布时间:2018-10-30来源:亚博APP观察

创客运动是一种学问现象,通过共同创建 的互联社区进行共享实验、迭代学习和创意发现,并且更强调创造力,而非批判和怀疑。该运动提供了一条路径,可以帮助员工重新将自己定义为创造者,也就是创新者。


大家将企业创新者奉为英雄。根据近期舆观调查网 的数据,MicroSoft创始人比尔盖茨是全球最受崇拜 的人,alibaba创立者马云排名第十。商业媒体倾向于赋予AMAZON、苹果和皮克斯等由偶像型创始人创立 的企业以特殊 的光环,将其与其它企业区别看待。

但这些企业 的独特之处真 的是来自天才 的灵感吗?他们之所以能够在开发广受欢迎 的新产品和服务方面多次取得成功,是不是可能更多地与学问、流程和环境相关?我认为应当归因于后者。由此出现一个有趣 的问题:是否能够突破这些创新型企业与其它企业之间 的壁垒,在传统商业领域为创业思维创造理想条件?

我认为大家可以做到,答案就在创客运动中。

创客运动是一种学问现象,通过共同创建 的互联社区进行共享实验、迭代学习和创意发现,并且更强调创造力,而非批判和怀疑。


去除评判学问


大家生来就具有创造力。那为什么批判取代了创造,成为了许多企业学问 的默认惯例呢?过去几十年,信息激增,为了良好应对这种状况,大家不断训练自己消化数据 的能力,从而产生了一种重视评估和分析技能 的学问。在工作中,得到嘉奖 的往往是批评家,因为他们具有警惕性,能进行风险管理、预见未来、避免风险和危机,而创造者心态则开始萎缩。

在一家企业 的工作日程中,预排商务会议往往占去15% 的时间,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批判而阻碍了创新。正式 的会议变成一个有影响 的事件,参与者觉得有必要说些什么,不管内容如何。而批评别人 的想法有时是最简单、最安全 的参与方式。尽管明智 的批判具有巨大 的价值,但发言 的往往是那些谨慎 的批评者——他们害怕被视为失败 的创造者,并竭力避免风险。

批评学问 的另一个促进因素是职业风险。大家有多少人曾听过同事或同伴对一个正在冒险 的人表示严重 的担忧?认为他们必然失败,因为他们本该具备“良好 的判断力”去确保万无一失。人们通常认为,比起在坠落悬崖时撞到里程碑 的人,成为在山底喊口号 的人是一个更好 的选择。


来自创客运动 的帮助


对于商业世界来说,好消息是出现了一种强大 的替代模式:创客运动,它推崇动手创造 的潜能。创客代表着由建设者和创造者构成 的一个日益庞大 的社群,包括工程师、科学家、艺术家,以及所有年龄、有不同兴趣和技能 的爱好者,他们广泛参与着基于开源原则 的实验、协作和创新。

在2009年 的一场开创性 的演讲中,GOOGLE首席经济学家Hal Varian谈到了莱特兄弟如何于1903年将自行车技术、风筝技术和汽油发动机相结合来创造飞行器。115年后,这个例子对大家仍有启示。奇怪 的组合,也就是Varian所说 的“组合创新”,是创客运动最本质 的东西。如何将想法、发现、技术和概念结合在一起,利用现成 的跨学科思维来创造奇迹?

特斯拉企业 的Elon Musk和福特企业是其中两个极端 的例子。这两家企业一直在充当创客角色,将物理和计算机科学(机器视觉)、能源(电池技术)、数学(算法、GPS)和计算机辅助设计等不同领域 的进步相结合,来发明自动驾驶汽车。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开发 的许多科学突破,都为太空探索技术企业(Space X)所用,以建造能够在火星上着陆 的火箭。

从某种意义上讲,创客运动背后 的哲学思想和时间一样古老。今天,充满生气 的创客运动建立在这个传统之上,由Dale Dougherty于2005年创立 的Make杂志推广了这一运动并推进其发展。该杂志以真正 的开源形式,将热衷于手工创造 的不同社群集合起来,这些社群 的产品涵盖从针尖到机器人 的广泛门类。同年Dougherty开始举办著名 的“创客嘉年华”实体聚会,被形容为“既像科学博览会,又像乡村集市,但又有全新 的内容”。参与者们聚在一起学习、教授和分享他们 的创造力和智慧。他们 的影响力也日益增加。甚至在2014年,科学技术政策办公室在白宫举办了自己 的创客大会。这种情绪正在感染美国各地 的城市,在该运动核心原则 的引领下,包括查特怒加市(田纳西州)、底特律(密歇根州)和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州)在内 的多个城市掀起创新潮流。宾夕法尼亚州 的匹兹堡市是其中一个鼓舞人心 的例子:学术机构提供了机器人技术,硅谷派出了来自GOOGLE 的团队,城市建造了公园和像TechShop这样 的创客空间。在所有这些帮助下,这个铁锈带城市 的核心地段变成了繁荣 的创新中心。

创客运动引发主流商业共鸣 的四个要素:

 1. 拥抱创客身份。

创客生命周期 的起点被定义为“从零到创客”,也就是从一个个体定义一个激情项目或想法开始,然后学习相关技能,利用工具,到将这个愿景变为现实。David Lang描述了他是如何发现一个想要解决 的问题(制造一个水下机器人),并开始获取他所需要 的每一项技能,在这个过程中与他人共创了OpenROV Inc.。该企业位于加州伯克利,由公民海洋探险者和低成本水下机器人创造者组成。企业需要帮助员工找到并接受自己 的创客身份。又如,2013年由Hasbro inc.举办 的一场黑客马拉松活动吸引了150名参加者,他们开发了45种产品,估值相当于传统研发成本数十亿美金开发出 的产品。

 2. 促进创客间 的互动。

该生命周期 的第二步是“从创客到创客”,作为一个创客,要想发展,就必须合作。然而,传统 的企业思维会导致个体创造者被批评家和编辑包围,虽然这是必要 的,但很多时候会阻碍创造性 的实验。企业应当为创客之间 的互动和合作创造机会。通用电气通过与开源硬件创新者Local Motors Inc.合作来实现这一目标。Local Motors Inc.位于亚利桑那州凤凰城,2014年推出FirstBuild,这是一个开放 的平台,从包含工程师、科学家、制造商、设计师和爱好者 的一个社群处都可以获取合作想法,用以完善现有 的通用电气产品,以及在一个微型工厂内创造新产品和琢磨新设计。

 3. 坚持流动性。如果物理对象 的创建是创客运动 的核心,那么第二重要 的元素就是应当相信所有创造都是平等 的。

严格 的分类法以及它们所衍生 的相关方法只会抑制创新。自1980年成立以来,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自称为“反学科研究实验室”——将跨学科团队聚集在一起,借用技术来改变人类体验 的方式。例如,它 的可编程水滴项目将电子技术和集成电路引入生物研究,旨在彻底改变药物研发进程。

 4. 了解新玩法 的有效性。

创客运动 的关键是创客空间,即具有共享工具 的工作空间。这些工具对社区开放,平衡创造与互相学习 的机会,并使用新颖 的材料和不同 的媒介(包括物理和数字媒介)来拓展思想。根据脑科学专家Srini Pillay 的说法,当大脑被允许偏离其默认路径时,其创造力要大得多。对不熟悉 的工具进行敲敲打打 的创客活动,会鼓励这种思维 的漫游状态,并能明显增强创造力。

从AMAZON新建 的玻璃穹顶上 的60英尺高 的树,到苹果企业新总部精致 的门把手,世界上最具创新精神 的企业投资于这样一种理念,即员工对工作场所 的体验与他们 的想法和创造内容密切相关。开发物理和智力空间,以非结构化 的形式发现、探索和连接,对于企业由批评学问向创造学问 的转变而言至关重要。

创客运动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诸如组织学问、绩效评估、薪酬、职位头衔,甚至是基本 的商业任务等要素都必须被重新审视,才能完成从批评者到创造者 的重大转变。然而,该运动确实提供了一条路径,可以帮助员工重新将自己定义为创造者,也就是创新者。

因为在今天 的社会,仅靠那些坐在办公室里大加评论 的人是无法推动企业进步 的。

编辑:Simmi P. Singh
来源:sloanreview.mit.edu  2018年3月
编译:《亚博APP观察》

编辑先容:SimmiP. Singh是芝加哥全球领先 的咨询企业——亿康先达国际咨询企业 的合伙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